2018年12月14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摄影数字化的创意空间和挑战

发布时间:2018-03-22  作者:钟建明  来源:中国摄影报

    创意这个概念,一般用于广告最合适。摄影创意可发挥的空间在摄影的前后期,一是拍摄内容的事先设计或是对拍摄对象的有意识控制,以此达到表达、表现目标,这是设计和广告摄影的重要步骤之一。二是摄影后期的再创意,这是在拍摄之后,通过计算机技术呈现的创意,包括后期软件技术与输出技巧等。

    我想谈三个问题:第一,应该把握创意的度,不能因为有了软件技术,就脱离摄影的基本原则而无度发挥,这是对摄影的伤害;第二,传统摄影在艺术摄影中依然具有生命力;第三,数字化将摄影的外延扩展到信息与传播领域,我们应该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应对这一革命性的进步。

    数字化后,摄影创意的表现范围非常宽泛,有句话说:只怕想不到,不怕做不到。在表现技巧方面几乎等同于绘画甚至比绘画还要方便可行。这时定义摄影的类别就变得复杂了,我们要慎重看待,引起足够的警惕。

    摄影的本质是真实地记录,这涉及到摄影的纪实性、实证性和可信性问题,即使是艺术摄影和广告摄影,依然要依赖摄影的本体特征证明其存在的意义。摄影首先要把它定义为视觉工具,是观看与记录工具,它可以增加人眼的记忆和传播功能。它记录的影像和现实是光点对光点的关系,也就是说,是实物拷贝,照片证明哪个物象存在过,“它”在哪个时间,哪个地方存在过,是哪个形态,这是物证,摄影作为实时记录,它的核心是实证。对于具有实证性质的摄影,我们发挥其虚构成分应该有度。21世纪初,就有多位学者呼吁,数字时代的摄影已经不具备胶片时代的实证性,软件消解了摄影的可信性。因此,创意摄影应该有约定或者有约束,这是定义摄影与绘画的本质区别,我们应该参考文学对文字内容分类的约定,创意不应该与纪实性产生矛盾。

    数字时代创意空间变得无限可能的同时,我们应该警惕它的负面影响。一方面,我们要严格后期的约定,在明确表达意图的情况下,合理运用软件,保留实证的可信性。特别是针对高校的学生,当他们初步掌握了软件的各种功能后,就觉得摄影可以天马行空地任意“臆造”,过度表现是对主题表达的伤害,也容易让观众产生异议,更容易造成对摄影本体精神的损害,这应该引起摄影教师们的注意。另一方面,我们一定要引导作者领会摄影的本质特性,有效地利用摄影与观看的关系,深入观察生活,认识生活的本质,从而达到深入表现的目的。这里面依然有创意的重要成分,但这种创意是有血有肉有依据的生活再现。我们目前面对的摄影创意现状,有点像20世纪初期斯蒂格利茨、斯泰肯那批摄影艺术家所面临的问题。如果过度绘画化和娱乐化无疑将丢失摄影的本体精神,这一点应该是专业摄影界恪守的底线。

    在提出要约束依靠软件实现创意手段的同时,我以为从另一个方面却要大力提倡和弘扬摄影的创新精神,这就是要回到摄影的本体核心技术进行创新。当我们在认定创意合理性的同时,还要在摄影创作的各个环节进行创新,比如在材料、工艺、呈现技巧等方面做尝试,这就使得摄影表达产生了多种可能性。因为摄影将现实空间转换为平面的二维空间,本身就是一种光的转换与介质的转换过程,再次呈现就有再现的修辞问题,这为摄影师提供了一次描述景观的机会,也给摄影师一次“创意”的空间,但这次“创意”并不是可以没有根据的“创意”,而是摄影师个人感受的真实再现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运用自己的后期表现能力进行创作。比如说,这两年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在做手工影像研究,这里面就有多种选择,包括银盐工艺、彩色树胶工艺、湿版工艺和碳转移工艺。运用一种更适合的摄影工艺进行表达,多种表现技巧和拍摄内容以及摄影者的想法元素相结合,以此加强摄影者在呈现方面的语义,这是很好的尝试。

    数字化让使用者觉得摄影特别简单,摄影大众化后,似乎已经不需要摄影教育,摄影专业研究也很简单。摄影通过软件变成了变形金刚,只要想得到就能做得到,很多原来需要摄影家研究的技术都由各类生产商设置确定,不需要摄影师操心,很多技能已经由设计硬件和软件的工程师设计好程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摄影的定义在改变,摄影的功能与应用范围在扩展,原来我们对摄影应用的认知也发生转向。由于摄影已经成为人们日常表达的基本工具,成为重要的信息来源,特别是互联网传播路径的畅通,在摄影的实用领域,我们面临的问题比以前要多得多,比以前要复杂得多。我们需要有一个更多元的思维和知识平台。当我们把摄影嵌入到视觉文化领域、嵌入到传播领域,就需要将图像与文字相对应,需要将图像解读规则化、通用化,将图像与符号相匹配,需要把我们的日常照片嵌入到史学、社会学、文学乃至人类学视野下进行观看和分析,把海量照片进行数据分类,让计算机进行梳理、筛选和定义,让海量照片归置成有序的档案,成为各个行业的应用工具。如此庞大的系统工程是今天摄影行业所面临的重要问题,也是摄影行业的一次创新性机遇。这也是目前诸多文化学者特别关心摄影的重要原因。

    比如,我们在评选时就遇到作者提出的作品中的符号问题,提到影像的编码问题,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关于图像的符号含义,是未来我们要面临的比较大的问题。如果我们希望有效地利用海量图片为我们服务,必然需要运用人工智能工具,而符号化则是计算机认知图像的必经之路。由此看来,信息时代的摄影比较工业时代的摄影具有更加宽广的应用功能,它成为与文字比肩的重要信息来源。摄影研究任重而道远,数字化让我们面临更多挑战。对未来我们需要有所思考,需要研究的内容会更多。我们要往前走,要研究新的课题;同时我们又要重新去找到摄影史中那些被我们忽略的知识,这也是我们特别重要的研究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