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国际化、年轻化、专业化、产业化

发布时间:2016-02-02  作者:颜长江  来源:中国摄影报

关于“伯奇杯”,我说的是枯燥的东西,好在是有条理的——四个现代化:

一是国际化。要请国际评委,请外国摄影师参加,变成国际创意摄影展。

    二是年轻化。参与者年轻化了,但是我们的评委结构呢?我不是要把大家赶走,我觉得可以吸收一些年轻的评委,比如说每年一两个名额给年轻一点的,比起我们年轻的人,像严明、张晓,他们想的东西都不一样。或者吸收一些画廊主,让评委结构丰富化。

    三是专业化。我觉得组织工作、评选程序都很专业,但是不是所有的都要这样?像“伯奇杯”LOGO上的三个箭头,我们都不知道那三个箭头是什么。细节做好了会赢得很多专业人士的认同。

    四是产业化。我们参加摄影活动一二十年,作品都是为精神文明建设做奉献,我们能不能让它变成产业化?“伯奇杯”让我很高兴的一点是,看到了广告摄影。我只拍过一次广告,而且我拍的广告跟胡黎明老师的没办法比。当时我拍的是家具,我连灯都不会用,一个团队都不会用。不会搞摄影棚,那就不搞摄影棚了。我们在野外弄,做得很轰动,厂家非常高兴。我作为一个摄影师,那一次赚的钱虽然不多,但是我很自豪,我觉得专业摄影师可以直接谋生。这次我来这里,学到东西也很多。我想的是,“伯奇杯”是跟产业有关系的,我很看重那些创意摄影师,“伯奇杯”的荣誉在产业上会有很大帮助。“伯奇杯”能不能考虑做大,既然跟产业有关,能否有一个场地,包括工作坊、纪念馆、摄影博物馆等,最重要的是创意摄影产业园。看看大沥有没有旧厂房,或者把旧祠堂拿过来用。我觉得,建立创意摄影产业园不是不可能的,低价让胡黎明老师等进驻,让北京电影学院做成一个实习基地。你不知道它会产生多少效益,也许赚不到钱,也许赚大钱,现在就是缺创意产业的场地。广州现在创意园发展得很好,租价也许超过了798,广州没有艺术市场,但是它有创意产业的市场,这个是可以做的事情,期待能做一个有摄影氛围的创意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