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2017“伯奇杯”中国创意摄影展-创意摄影师 史维

发布时间:2018-01-10

摄影师简介

史维  Gettyimages中国区签约摄影师,海洛创意供稿人,中国网图片中心签约摄影师,图虫网签约摄影师,国家认证高级摄影师,三级摄影专业技术资格,ACAA认证中国数字艺术设计师 ,OSTA认证Photoshop高级图像制作员,江门市青年摄影家协会会员。

个人原创医学类文章发表于《健康中国》《医学界》《华医网》《中国护士网》《护士网》《现代护理学报》《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等公众号累积阅读量超百万。个人微博医学类原创文章累积转发阅读量超百万。

作品阐述

我是一名已为人父的三甲医院临床医生。

医学和艺术一样,是人文和技术结合的产物,都必须有足够的技术、耐心、观察能力,才能完成。

我有一颗感性的心,善于发现并表达自我。通过相机和影像表达自己的感受给观众,让他们感受我的内心世界。日常繁重的医疗科研学习工作占据我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工作间隙,我会反思我工作中的感悟,对同事朋友的感觉,用相机把我所想的用图片形式展现出来。

现今的医疗技术水平仍处于发展阶段,病人数量大,医疗资源相对不足,人民群众对医疗要求高,对自身健康保护意识越来越强烈,各种各样的医疗社会现象突出,有鉴于此,我创作出《门诊奇遇记》,把我在行医过程中遇到过的种种事情做出一个浓缩的总结,让医疗界和社会反思,究竟医患之间是否真的存在无法共存的地方?为何会演变出现目前医疗界千奇百怪的现象。该组图片在社会及医疗圈反向热烈,多个门户网站讨论网民讨论热烈,医患双方换位思考,取得良好的社会效应。

对于家庭,由于我能自我支配的时间很少,我非常珍惜回家和家人团聚的时间,而且我两个宝宝都非常顽皮可爱,我会想尽办法将他们长大过程的点点滴滴用奇幻的手段记录下来。这不同于一般纪实手法的童年记录,里面除了饱含我对他们的爱,还有他们成长期间的各种熊孩子行为片段。为人父母看到我和孩子的照片都会发出会心的微笑,我想这就是我的最大幸福!

我用图片表达的是我对生活的感受,虽然都是些碎片,但恰恰是这些碎片,组成了我现实中有血有肉的人生。

评委评语

史维是医生、父亲和摄影师。医生的职业让他洞悉“死”,父亲的身份让他善感“生”,而摄影师的眼睛,则让他看见在“生死”之间,横亘着无数的大荒谬与小确幸,而我们,则是同时穿行于二者之间的行路人。

《门诊奇遇记》通过扮演再现了医生与医疗生物链上各色人等的狭路相逢。真实与夸张参半的场景设计,医生退缩一角不见其人,只余下手势,代替主人抵挡招架着意图复杂的来者。而观看者则与医生站在同一角度,通过正面出镜的主体人物,和医生一同面对着感激、诱惑、恳求、挑衅和嘲讽。的确,这是一次奇遇,史维创造了一个门诊室,让我们站在他身后,与他一起经历奇遇。因此,我们不但能观其所观,亦能感其所感。我们是遭遇者,亦是观看者,那些或隐晦、或赤祼、或肮脏、或美好的欲望、情感、利益、诉求次第上演,戏剧化地解剖着社会的深层痼疾。

而《我和我的宝宝》则是一首妙趣横生的欢乐颂,令人捧腹的生活细节犹如漫画,童心的纯真与清澈是美妙的小确幸,使人安心。《我和同事们》同样使人忍俊不禁,只是其中隐约有泪光。

泪与笑的交织,大荒谬与小确幸的叠影,来自于史维将生活的素材提炼变形、重新塑造,而后,比原始的素材更具有真切的感染力。因此,所谓“创意”,仍然是对现实的执拗叩问,只不过,他从现实的背面或侧面下手。而所谓创意摄影师,决不是借创意之名脱离现实、仅仅靠PS技术进行苍白图解者。从这个意义上说,史维给我们展示了他对于创意的理解;同时也表明了未来可以努力的方向:戏剧化如果不想流于一种肤浅的做作,那么,它必然以深刻的观点取代简单的呈现。请注意,戏剧化是手段,而不是观点。现象之所以有意义,并不在于现象之殊异、之繁复,而在于现象之间所产生的关系,超越现象之和。(李楠)

《门诊奇遇记》组照1

门诊奇遇记》组照2

门诊奇遇记》组照3

门诊奇遇记》组照4

门诊奇遇记》组照5

门诊奇遇记》组照6

门诊奇遇记》组照7

门诊奇遇记》组照8

《我和同事们》组照1

我和同事们》组照2

我和同事们》组照3

我和同事们》组照4

我和同事们》组照5

我和同事们》组照6

我和同事们》组照7

我和同事们》组照8

我和同事们》组照9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1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2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3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4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5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6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7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8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9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10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11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12

我和我的宝宝》组照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