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2017“伯奇杯”中国创意摄影展-综合创意方向 伊凡娜•沃斯特科夫(捷克)-《世界的尽头》

发布时间:2018-01-10

作品阐述

极简的构图和清晰的线条是我作品的一大特色,作品大多采用极简构图的捷径。在某些情况下,作品增加了一些新的元素并呈现出出人意料的效果。

将事物从平常的状态中分离出来并跟一些看似不相融合的事物结合,创造出全新的、无法想象的情况。作品中使用光和影,将梦境中神秘的人形和脸庞表现出来。破损的结构跟幻影呼应,就像一个模拟的现实一样,创造出存在于梦境与现实边缘的虚幻的生物。

看似虚幻确又真是存在。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表情、感觉、欢乐和痛苦。

评委评语

摄影作品传播时有不同的语境,一张手机随意拍的普通的照片,留在某人手机里,翻看者轻划而过可能留不下任何印象。同样的作品,放大几百倍,放到某知名艺术中心被看,或许被认为是世界名作。

以我对创意摄影的理解,创意性体现在摄影器材、耗材使用;题材选择;拍摄方式、使用呈现介质及传播方式等方面。创新可在一个环节的某一层面展开,可以在几个环节同时展开。伊凡娜·沃斯特科夫的作品《世界的尽头》是在题材的选择上,在构成具体作品的主体与背景的选择上进行了创意。

在这里,主体是人的背影,不同的作品形态各异:有行走中的;有跳跃中的;有双手背着的;有站立中双手下垂的……作品选择的背景是客观真实场景。几个色块,一堆钱条五彩的墙,还有如倒车镜一样的框。背景和人是拚贴的、合成的。作品的意义在拚贴和合成后呈现出来。

人在作品占比是小的,而日常生活中的线条与人相比是大的,且大了许多,小大间作品生出的意义能唤出多元的解读。同时,人是日常的实景,背景也是日常中的实景,正是二者组合生出的虚幻给作品带来了创意性。

作品将人从平常的状态中分离出来并跟一些看似不相融的背景结合,创造出全新的、给人想象丰富的意义或意境,生成出一种“现实的虚幻感”至于是不是表达出《世界的尽头》感,至少在中国这个文化背景下,我们是无法理解的。就像我们听不懂鸟鸣是什么意思,但是否好听我们有我们的标准。(王军)

推荐语

极简的构图和清晰的线条,是伊凡娜·沃斯特科夫作品的一大特色。作品采用极简构图的捷径,并增加了一些新的元素呈现出出人意料的效果。摄影蒙太奇的表现手法,角度的融合,将事物从平常的状态中分离出来并跟一些看似不相融和的事物结合,创造出全新的、无法想象的影像。

伊凡娜作品的另外一大特点,就是她在作品中使用光和影,将梦境中神秘的人形和脸庞表现出来。破损的结构跟幻影呼应,就像模拟的现实一样,创造出存在于梦境与现实边缘的虚幻的景象,看似虚幻确又真实存在。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表情、感觉,并感受他们的欢乐和痛苦。(郭宬)


《世界的尽头》之不关我事

《世界的尽头》之 脆弱的存在

《世界的尽头》之 大城市的灯火

《世界的尽头》之 放松

《世界的尽头》之 改变是唯一的可能

《世界的尽头》之 蝴蝶

《世界的尽头》之 耍

《世界的尽头》之 痛苦

《世界的尽头》之 我要飞

《世界的尽头》之 走在心灵囚笼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