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8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2017“伯奇杯”中国创意摄影展-手机创意单元 骆善新-《非我》

发布时间:2018-01-10

作品阐述

尼采说:“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如果时代就是“深渊”——从来没有一个时代会像今天一样,以“呼啸”的速度前行:数字化生存对人类的改变或许已经超越工业革命;智能机器人和生物科技探索的不死神话,一步步挑战着人类世界的构成。与此同时,金钱、权力愈加肆无忌惮,那些善良的品性,那些“灵魂里重要的事”却愈遭冷落。

如果人心就是深渊——毫无疑问,身处一个“呼啸”的时代,人也极容易被时代撕裂。无论合作还是对抗,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太容易失去自我。我们痴迷物欲又倍感空虚,我们探寻灵魂又不愿艰辛,我们大张旗鼓地追求高尚,却在阴暗的角落释放着贪婪、残忍、好色、胆怯的“本性”……我?非我?总是纠缠在一起,而无法厘清。

无论“我”抑或“非我”,我都不想欺骗。时代如大河奔腾,我们裹挟其中,只是一颗鹅卵石。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时代,灵魂注定不安,锐利疼痛迷狂,如福克纳所言:“在悲痛的存在与不存在之间,我选择悲痛的存在。”

如大家所见,这是一组用手机叠加软件创意的一组照片,通过对两张及以上的照片进行叠加处理,后期运用了湿版效果。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想知道通过冰冷的“数字技术”,能否呈现我凝视“深渊”时的爱与哀伤。

其间我常常梦到自己是一个流浪者,梦里我像电影里那著名的“金刚”一样站在楼顶呐喊,内心却虚弱地思念着芳草碧连天的故乡,思念着那片温柔到令人心碎的风景。

评委评语

因为历史的原因,中国人在摄影术发明初期的影像工艺探索中并未有过巨大的作为,非但如此,当时利用早期工艺从事摄影实践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加上20世纪有大半时间国人处于颠沛流离的战争和动乱中,那些与之相关的影像资料留存下来的更是稀罕。之后的各种摄影教育也因此缺乏早期摄影工艺方面的梳理和学习,从这点来解释今天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对银版、湿版工艺有着这么大的热情,应该还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骆善新并没有像某些摄影师那样,真的采纳湿版作为创作手段,而只是在手机的调图软件上选择了湿版滤镜的功能,创作出了单纯湿版工艺无法实现的画面构成,是利用数码科技对传统工艺视觉风格的有趣的探索。对于那些只以老的摄影工艺作为影像获取方式,从而将现实世界以这些工艺“滤镜化”后获取具有新奇感的视觉效果的艺术家而言,这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嘲讽。(章翔鸥)

《非我》之 好色

非我》之 殇

非我》之 逃生

非我》之 无墨

非我》之 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