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7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中国式纪实摄影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8-12-20  作者:李洁军  来源:中国摄影报

站在历史的维度上看,纪实摄影关注的是人类社会和时代,纪实摄影的落点是人、人性、人道主义和人文精神。当下,绝大多摄影人仍然徘徊在纪实摄影的误区里,误以为“街拍”就是纪实,彩色作品整体转黑白就是“纪实”,围绕一个“名人”或事物展开就是“纪实”。从来稿看,这无疑是一场纪录摄影的“盛宴”:乡村戏班的台前幕后;传统手工的打铁、制鼓、制陶……;村长的一天、支书的一天和清洁工的一天……;最后的窑工、最后的铁匠铺、最后的小火车、最后的轮渡、最后的慰安妇,关键词“最后”可以加无限……;四川凉山题材仍然泛滥,学校片、儿童片和扶贫题材不深入;表现残疾人的专题继续高唱自强不息。

我评选的观察是,许多摄影专题是题材选对了,表现手法不到位,可以是面面俱到的“程序式”流水账和 “堆积式”的编辑。这种现象的出现与摄影教育培训有关,和浮躁的摄影功利有关,为比赛而比赛,为专题而“程序式”拍摄,为参赛而“堆积式”编辑,一般影友难以高屋建瓴,仅仅是聊以表层纪录,“徐肖冰杯”需要在一般学习摸索中的影友和专业摄影师之间拉开一个距离,以此探索和引领更高层面的中国式纪实摄影。我的感悟有四:

一是纪实摄影需处理好时间与空间的关系,一小时一天的拍摄,与一年、十年的拍摄结果决然不同,纪实摄影不是功利者投机的产物,浮躁是大多数影友的特质,精品属于坚守者的果实。军旅作家王宗仁的《藏地兵书》中有句名言:爬到山的顶峰,你才能看到山上最好的路。

二是纪实摄影需有强烈的人文精神,以文化人是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精髓之一,毫无情怀而是硬邦邦的影像是无法打动读者和评委的。思想的迸发结合影像引导至关重要。

三是纪实摄影需有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传统“八股式”图片故事已经是报业时代老套的产物,摄影之外的艺术世界非常精彩,抛去偏见,一切会变得海阔天空。

四是纪实摄影是件孤独的事,孤独和寂寞不一样,寂寞是人发慌,而孤独则是饱满,是庄子说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是思想的波涛涌动,是灵感一现。当下摄影人把摄影当做消遣,当做消费,当做快乐,当做追逐名利的工具这都不影响摄影的属性。但是纪实摄影有着严肃性,有着对社会独特观察和成系统的思考,也就是为什么社会上会有“独立摄影师”的身份。深入生活和独立思考是纪实摄影的一条重要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