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9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纪实摄影是社会的后视窗和时代的备忘录

发布时间:2018-12-20  作者:赵凤兰  来源:中国摄影报

在2018“徐肖冰杯”中国纪实摄影展评选会上,“机遇与创新并存、成绩和问题同在”的现象依然突出,来稿的8000多组作品亮点和槽点并存其中,既不乏匠心独具的新意之作,也产生了诸多平庸之作。像《赴美生子》《人们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狗》《扶贫路上》《自行车王国》《二维码中的小生意》《手机里的中国》《我的爷爷奶奶》等作品及时反映了当下时代的热点,体现出摄影师以不同视角对社会、对生活的独到洞察和敏锐发现,呈现出纪实摄影作为时代多棱镜和社会后视窗的纪实本质。

作为景观中的社会,纪实摄影是展示中国时代发展和社会变迁的一扇窗,透过这扇窗,我们可以借此窥见时代中的社会变迁和芸芸众生的市井百态。俄裔美籍摄影师罗门?维许尼亚克曾说:“摄影为人间目击者,是一种报告性、纪录性的工作。当下,无论是文学、影视还是美术领域,整个文化界普遍倡导关注现实主义题材文艺作品,在我看来,纪实摄影就是最能直击当下、表现现实的艺术样式,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纪实摄影永远与时代同步、同现实如影随形,它的即时性、时令性是其它任何艺术形式所无法比拟的。因此,要产生优秀的纪实作品,摄影师就要敏锐感知社会中涌现出的亮点、热点、焦点、难点、痛点,记录时代风貌,呈现当代社会现实的人文精神。

从本届“徐肖冰杯”中国纪实摄影展的作品来看,许多作品之所以缺乏亮点、流于平庸,是因为这些作品在社会意义、审美价值和独到发现上有所缺失。对于参赛者而言,要使作品脱颖而出、立于时代潮头,首先要从题材上精准把脉,选择那些具有时代意义和社会价值的题材。当前,有些创作者仅注重作品的个人表达,或只注重画面的视觉元素,没有从更高远、更宏阔的社会意义和价值层面对作品进行整体考量,忽略了社会人类学、历史文化意义、政治经济等层面的深度理解和阐释,缺乏对所处时代大势和历史大局的理性认识和对中国文化态势及中国百姓集体人格的深刻把握,导致作品立意不深、格局不高,缺少了现实的关照。因此,要使作品具备历史“回望”价值,选择具有社会意义和价值的题材首当其冲。其次,要让作品具备审美价值。与流媒体相比,纪实摄影截取的是流动时间中的某个断面和剖面,因此要尽可能选择典型环境中的典型瞬间,用具有审美价值的视觉符号和形式恰到好处地呈现内容所要传达的人文价值。此外,作品应具有独到的创见和发现力。一些机缘巧合固然能产生好的作品,但这更多是机遇,显示不出一个人独到的观察力和才华。好的摄影作品需要创作者练就手到擒来的本领和训练有素的感受力,这些素养往往都是以宽阔的眼界、丰富的情感和渊博的学识为依托。

本届的纪实摄影作品就整体而言,我认为在表现作品的深度、厚度、广度、力度方面仍有待加强。纪实作品要干预社会,继而对社会产生影响,就必须加强作品表现现实、干预现实的深度和力度。如果纪实摄影只是赞美,或者只是表层的记录,而不去深入作品内核、抵达人性深处,无法触及真情实感,拨动人内心深处最柔软处的神经,去引起人们的关注、警觉、怜悯、同情,那这样的纪实作品在力度上就有所欠缺,容易显得软、平、小,不能抵达纪实所要表现的关键点,触及不到事物的本质。每两年一届的“徐肖冰杯”中国纪实摄影评选应是集中反映当下社会情态的“晴雨表”,应囊括近两年社会现实中新冒出来的社会亮点和热点,以及即将消逝和没有被人关注到的现象,体现出摄影师浓郁的家国情怀、强烈的社会忧患意识和深沉的社会责任与担当。

正所谓视觉的外观受内涵的指引。优秀的纪实摄影作品是创作者的生命和被摄者的生命在刹那间擦出的火花,它不应该只是描摹事物肤浅的外表,也不仅是某个人长相的纪念品,还应拍出人物的神韵和事件中所蕴涵的意义,把摄影师自己的价值观、艺术素养与生活态度透过镜头前的人、事、物展现出来。虽然纪实摄影只是直观拷贝现实,并不能额外创造什么。但绝对的客观并不存在,任何意识都是客观世界的主观反映。摄影是作为反映摄影者个人取舍的观看方式而存在的,它不仅仅是一种记录,也是摄影师对世界的一种评价,是“俯拾即是”的“拾”的功夫。摄影师在照片中表现什么、包含什么、结合什么、并置什么、舍弃什么,恰恰体现出一个人独特的观察、想法和当机立断判断事物价值的眼力和才华,反映出一个人的生活态度、艺术素养和价值观,需要摄影师练就一双善于发现价值的慧眼,在纷繁中发现和截取有意义的画面,同时将自己的主观意图和价值观通过镜头传导出来,最大限度地满足观者对照片的“陌生化”观看及心灵沟通的需求。

归根结底,纪实摄影是以相机为媒介,让人感受生活、参与社会、表达自我、留住历史、镜鉴未来的一种形式,它是内化于心、外化于形的过程。在我心目中,优秀的纪实摄影有如下特质:第一,它记录了别人没有看到的景,关注了别人没有注意到的情,体现出作者慧眼识珠的独特发现力、观察力和思考力,以及对社会保持警觉、同情、怜悯及赞美的能力;第二,它蕴含真挚的情感,表现了人物特殊的人格魅力,洞穿了事物本质,能激发和触动观众内心的某种情感、某种发现、某种期待;第三,它刻画了人物灵魂,记录了一个时代人们的精神风貌,揭示出生命存在的内在力量和价值;第四,它淡化摄影本体语言,让观者在画面的引导下,感受生命的丰盈和人性之美,同时借助摄影认识到真实的自我本身。以上这些特质只要具备其中的一到两点,我认为它就是优秀的纪实摄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