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4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首届中国(铜陵)长江摄影季个展——张炎龙《太湖人》

发布时间:2019-12-29

太湖人

张炎龙


我所拍摄的太湖人是生活在太湖沿岸,以捕鱼、养鱼为生的渔民。又以太湖渔民最大的集中地一苏州吴中区光福镇渔港村为主要切入点。

乐史《太平寰宇记》记载“具区,薮,太湖也,泽纵广=百八十三里,周回万六千顷,接连四郡界,入于海,盖水之都也。”太湖水域之广,仅次于青海湖、鄱阳湖和洞庭湖,属中国第四大湖,第三大淡水湖。

苏州昊中区拥有太湖水域三三分之二,水产资源十分丰富,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早在一万多年前太湖地区的先民已开始“竭泽而渔”、“棒打石击”等原始渔捕生活,千百年来太湖渔民积累了丰富的捕鱼经验,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捕捞习俗。并以口耳相传、行为示范、心理影响等方法的传承形成了太湖渔民丰富多样的生产生活文化习俗。包括认识和观念方面的祭典、礼仪、和伦理道德;生活和习惯方面的勤劳、节俭、婉约沉稳和好学善思。

太湖沿岸以苏州吴中区光福镇白浮山的渔港规模最大,外称“太湖渔港”, 太湖渔港也是我国最大的内陆渔港,至今仍拥有近干艘五桅、七桅帆船。每年开捕季节-到,家家出动,湖面上彩帆点点(太湖中的船帆都用五颜六色的油布制成) 。大船在湖中打鱼不回港,每天捕得的鱼虾由小船运回渔港出售,再把生活用品带到大船上,整个捕捞季节天天如此,也就是说大船的人要在湖上连续生活四个月。重复而辛苦的劳作,乏味而单调的生活,磨练成了大多数太湖渔民勤劳、内敛、稳重的性格。在湖中还时不时会遇上大风浪,常年与大自然的搏斗中使他们的性格中还深深的烙上了勇敢、坚强的印记。但是,他们还是有敬畏的。这种敬畏比同地区的农民和城里人更多一些。表现在太湖渔民的祭祀名目多,所祭之神有湖神、土地神、大萬王、猛将神、冲山大王、花神仙姑、蚕花姑娘、宅神、门神等等,而且祭祀的程序繁复,祭祀人的神情专注凝重。这也许与他们的生活环境和文化传承有关。

随着时代的变迁,太湖人也悄然在发生着变化。在生活方式上,绝大多数人家从渔船上搬进了楼房;在生产方式上,绝大多数渔船从木帆船改成了机械铁船;在行为方式上,绝大多数渔民从封闭走向开放;在经营方式上,绝大多数渔民从单一卖鱼虾转换成既卖鱼虾又做旅游和餐饮。最大的变化是认知和理念的变化,当年很少有读书人.现在几乎家家有大学生;当年很少有人经商。现在几乎家家有人做生意;当年孩子都接父母的班,现在几乎没有年轻人在打鱼。当年-家一船过生计,现在几乎家家请人来打工。虽然他们的劳作是辛苦的,但他们的生活是富足的,他们的精神世界是充实的。具有典型意义的地域、生活在这片地域上的人们和生活在这片地域上的人们创造与传承的文化特征应该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记录,特别是有血有肉的、真实的图像记录,摄影是可以凝固特定瞬间的。我是喝太湖水长大、生活在这片区域中,自以为对这些特征比较了解。也自以为有责任把这些特征记录下来。所以。近几年一直围绕这个专题在拍摄。

在拍摄中,我给自己定了几个原则:

一是不导演不摆拍,保证画面的真实性。布列松在论摄影中写到:“通过导演摆拍出来的也只能是对新闻摄影的弄虚作假。”新闻摄影是这样,记录摄影也应该做到这一点对一个摄影师来说,他不能记录个地域文化的整个过程 ,而可以记录地域文化某个历史阶段的主要特征。而这个主要特征的表现真实性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抓拍是唯一-的手段。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很难,有些场景在瞬间就过了,它们一旦逝去将无法重现;有些场景譬如风俗文化方面的一年就出现一次,一旦没抓住或者抓到的画面自己不满意就只能等到来年重新拍。苏珊桑塔格说:“摄影基本上是一种不干预行为”。真实的照片就像一块块社会切片(或者说是碎片) . 连贯起来可以看见社会的一个面貌。如果我导演和摆拍了,那就是我心中的太湖人,而不是生活中真实的太湖人!

二是不拔高不贬低,保持画面的原(始性)生态。摁动快i ]可以使相机记录现实,但操作相机的摄影师可以使事物如何呈现在人们面前,既可以拔高,也可以贬低。在现实生活中,凡此事例此比皆是。我们经常说可以透过照片看世界,但是否能真实的看到这个世界,那就要求摄影师是否以中立的眼光和“平视"的镜头去拍摄照片。摄影师是有主张的,但在记录摄影时也应该是平静的.不带任何先入为主思想为自己的主张拍摄。照片是不带任何偏见的;用中立的眼光平视你的拍摄对象不但是对他们的尊重、对生活的尊重,对历史的尊重,而且能拍摄到人与人之间没有摄影师主观性的原始画面。如果我拔高了或者贬低了,那就是我思想中主张的太湖人,而不是生活中原来的太湖人!

三是不夸张不限制,保证画面的生活性。夸张和限制表面上看是个技术问题,或者说是摄影师使用什么镜头采用什么角度拍摄的问题,实际上还是摄影师想赋予照片一种怎样的感观效果。太多的记录照片为达到所谓的视觉冲击力,奇特的画面构成,采用夸张的手法,不顾被拍摄人的反感和厌恶用超广角镜头贴近拍摄;或者对无形中形成的场景要求不满意时采用限制手法。我并不是很反对这种拍摄方法,但我要求自己在拍摄时不去判断是好是不好,只对发生的现象进行平静的记录,镜头的选择只对环境的宽窄和距离的远近进行选择,不过多的考虑拍摄手法。

如果我夸张了或者限制了,那就是我判断中是好是不好的太湖人,而不是让读照片的人判断的太湖人。

著名摄影家袁东平在讲述记录摄影时经常强调摄影师要深入下去,要“登堂入室"。这对我启发很大,在拍摄这组照片时采用了“登船入舱”的方法。先和他们做朋友,和他们一起下湖捕鱼、入舱吃饭,先后经过了三年多时间才基本完成本组照片。

也许我对自己定的三条拍摄原则不一定对,也限制了自己对画面的发挥和表达。或者说在这组照片和文字叙述中有逾越自己定的原则的地方,但是,从我内心认为照片展现了太湖人的真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