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27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第二部分 圆梦 (三)

发布时间:2021-04-01

昭觉县阿土列尔村,以“悬崖村”闻名于世。

该村海拔高度 1600 米,位于古里大峡谷半壁之上。从峡谷底上升海拔 800 米高度到该村。从前以藤条为梯攀援绝壁,近年当地政府投资百余万元,用钢管衔接成梯达于村中,共 2556 级。前年春,昭觉县扶贫办主任陪我攀爬此梯,他原是“悬崖村”所在的支尔莫乡书记,其人精瘦,因其几年间上下这处悬崖 160 余次,身手越来越敏捷,乡民称他为“猴子书记”。从令人头晕目眩的钢梯下来,又驱车绕行几十公里,上到海拔近 3000 米的峡谷顶端,那里正在兴建俯瞰大峡谷的观光酒店。晨起迎峡谷日出,风光壮美。此时,“悬崖村”已在脚底数百米深的绝壁之下,700 余平方千米平台上,阡陌纵横,房舍棋布,在蒸腾云雾中时隐时现。

老村民说,早前战乱频仍,这地方土地肥沃,自给自足,是世外桃源。现今孩子要下山上学,年轻人想去更远的山外,这才以孤悬封闭,举世关注,出了大名。(阿来 四川作协主席)


2016年5月14日,“悬崖村”勒尔社,俄地有三(前)和弟弟及同学在爬藤梯放学回家时,中途坐在藤梯上休息。陈杰 摄


2016年5月14日,“悬崖村”勒尔社,俄地有三在爬藤梯放学回家途中休息。陈杰 摄


2020年5月16日,俄地有三在昭觉县城的新家里。陈杰 摄


2019年8月2日,“悬崖村”特土社,9岁的吉克石里在旧家门前抱着一束鲜花。陈杰 摄


2020年5月15日,吉克石里(右)在昭觉县城新家里起舞。  陈杰 摄


2019年8月1日,“悬崖村”特土社,13岁的吉克史洛从地里背回重50多斤的四季豆回到家里。她出生时就没有左手小臂,做同样的农活,要比其他同龄孩子付出更多努力。陈杰 摄


2020年5月15日,吉克史洛在昭觉县城新家阳台上眺望风景。陈杰 摄


2016年5月13日,“悬崖村”勒尔社,某色阿且下山赶集。陈杰 摄


2020年5月14日,某色阿且在昭觉县城新家整理新装。陈杰 摄


2020年5月13日,“悬崖村”勒尔社,某色达体在搬家前打理头发。陈杰 摄


2020年5月13日,某色达体和妻子巴科阿里搬进了昭觉县城的新家,他们5口人分得100平方米的三室一厅住房。陈杰 摄


2016年6月5日,“悬崖村”特土社,吉克比古和妻子地木子阿木站在被滚落山石砸坏的房前。陈杰 摄


2020年5月13日,吉克比古夫妇与孙子们在昭觉县城新家。特土社作为地质灾害重灾区,被纳入整体搬迁。陈杰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