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8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百年长城影像


美国国会图书馆LibraryofCongress

纽约公共图书馆TheNewYorkPublicLibrary

盖蒂博物馆TheJ.PaulGettyMuseum

盖蒂图片社GettyImage

伊斯特曼博物馆EastmanMuseum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StateLibraryofVictoria.NationalLibraryof

Australia

康奈尔大学图书馆CornellUniversityLibrary

欧洲数位图书馆EuropeanaCollections

王溪仝冰雪迟迅张保田金酉鸣崔波


蜿蜒在中国北方崇山峻岭之上的万里长城,是冷兵器时代军事防御的产物,以其千百年来屹立不倒的雄姿,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之一。

作为世界公认的中华民族图腾之一,长城所见证的,是国运兴衰、王朝更替;长城所遭遇的,是防守攻击、烽火兵戎;长城所期待的,是睦邻友好、边贸交易;长城所希冀的,是天下一家、世界大同。

静默守候着群山万壑的长城,像一条长龙安卧于苍穹之下,留下无数传奇故事,任由世人指点评说。

工业革命推动的科学技术发展,让摄影这种可以将世界复制到感光材料上加以流布的媒介,于19世纪初叶起得以兴盛,而当年无论猎奇还是科考、游历的那些从地球不同地方来到中华大地的外国人,在将镜头对准中国之时,长城便成为首选拍摄物之一。这里有征服的快感,也有视觉的新鲜,更有影像占有的优越感。民族危亡之时,长城更成为抗日军民用影像宣示主权、鼓舞士气的重要符号,不断地出现在画面中,记忆在民众心里,彼时的红色刊物《晋察冀画报》创刊号,用以长城为主体的照片《塞上风云》作封面,就是最好的明证。

在为实现民族复兴而共同奋斗的这个伟大新时代,更多富起来的中国人开始注重影像史料收集整理,更多专家学者开始从留有时代底色的长城图像中去观照历史烽烟,回望中国人经历的苦难与荣光。数字技术和互联网平台,让我们可以便捷地检索和使用全球公共影像资源,也会给更多人提供机会,循着历史图像,穿越时光隧道,去重新观照今日的长城、民族的脊梁。

当我们以长城为名,书写影像的传奇;当我们在长城置景,展现影像的力量,从诸多收藏家、学者、摄影家乃至更多国内外公共资源平台汇集而来的近百幅跨越百余年历史的老照片,将为我们呈现长城曾经的模样,让我们通过略显沧桑的画面去探究往日的时光,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对于老照片的考证与传播,是一件有意义有价值更有关注度的事情。这些有着浓重时代特色和众多符号

信息的画面,将像谜语一样吸引着我们去破解神奇的符码,让图像更确切地为历史作证。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里呈现的这些负载着历史信息的照片,必将成为更多中外游客关注长城历史、感受长城文化,了解曾经的苦难,见识今天的辉煌的重要力量!(柴选)

1870年,德贞(英)八达岭光沟 王溪供稿

1882年,《长城》谢满禄—法国驻华领事 摄 王溪供稿

1907年,河北省怀来县土木堡乡 路易吉·巴兹尼 摄 张保田供稿

1907年的北京长城,沙畹(法国)摄 崔波供稿

1908年,奇异的圆楼位于直隶马兰关外,靠近长城关口的位置,从而能有效地拱卫关口。W.E.盖洛 摄 张保田供稿

1913年前后 甘肃省境内的烽火台 奥雷尔·斯坦因 摄 张保田供稿

1930年,北京居庸关云台古门洞,阿东照相馆拍摄,上色 仝冰雪供稿

1938年春,八路军部队占领古长城烽火台 沙飞摄 崔波供稿

1940年,天下第一关——山海关,作者不详 仝冰雪供稿

1940年,长城北京段,作者不详 仝冰雪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