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6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2018“徐肖冰杯”中国纪实摄影展入展作品《非常绿》-吕廷川

作品:非常绿

作者:吕廷川

作品阐述

仿佛在一夜间,山东省济南市迅速崛起了一片片现代化新城区。只要城市高速发展,建筑渣土的产生就不可避免,覆盖了绿网的渣土堆仿佛成为一个时期城市建设的标志性景观。据统计,济南市目前每年产生的建筑垃圾超过3000万立方米,共设有建筑垃圾倾倒场20多处,堆放点300处之多。为了防止渣土扬尘,避免形成雾霾,济南市严格要求所有的施工现场和渣土倾倒场,只要有裸露渣土的地方都要覆盖防尘网。这些覆盖了绿色防尘网的“绿地”在不断出现,又不断地被移走,有的还长久留存下来,生长出了树木花草。  

推荐语: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摄影师无疑是最幸福的,因为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景观生产,“给地球刷绿漆”这种戏虐的调侃,如今已变成现实,所谓荒诞也变成了日常。

防尘绿网,便是我们身边举目皆是的荒诞日常,自然也就成为许多摄影师的拍摄对象。绿色和网,是两个极具隐喻特质的符合,一种象征自然生机和生态和谐的颜色,和一种象征禁锢、困境的物质,结合而成了真假难辨、自相矛盾、祸福相依的意义和联想。

吕廷川并没有采用惯常的“无表情外观”的景观摄影,也没有刻意借用绘画元素将景观“画意化”,而是细致入微地观照绿网与其所在世界的各种关系,被绿网罩住的飞鸟与盛开的桃花,从绿网中破出的山水壁画与枯树老巢,以及绿网背景中削瘦嶙峋的土山与拔地而起的高楼。在吕廷川的镜头中,荒诞并不仅仅是荒诞本身,除了无情的自嘲之外,更有一丝悲凉的底色。(曾翰)

评委点评:

艺术家姚璐曾经针对城市化过程中出现的这一标志性景观,借用中国古代山水画的图式,通过后期技术的支持,完成了一组影像艺术作品。他对现实问题的敏锐观察,在作品当中表现出来的揶揄姿态,以及方法层面的实验性,曾经引起相当大的反响。

不同于姚璐的是,摄影师吕廷川这组作品采取了更加直接和朴素的视角,将这一中国在城市发展和建设当中的独特景观,丰富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尽管从这一角度予以影像表现的作品很多,但比较之下你会看到,吕廷川在场景的选择,景别与色彩的控制,特别是发现和寻找那些具有象征性和隐喻性的符号,以形成各种意味深长的视觉关系,从而使他的这组作品蕴含着一种富有时间感的令人怅然若失的情绪。从这个角度来说,摄影师吕廷川在这组作品当中延伸了这一话题的广度和深度,将一个中国城市建设过程中随处可见的寻常景观赋予了非常个人化的深思与影像表达,作品整体上也显现出相当高的完成度。这是他在拍摄同类题材的摄影师当中脱颖而出的原因。(刘树勇)


1、在网中开放的桃花,历城区神武,2016年3月

2、用绿网扎成的“稻草人”,高新区汉峪,2016年6月

3、覆盖绿网的拆迁现场,历城区石门,2017年1月

4、农民开辟的菜地,高新区北胡,2016年5月

5、误入网中的鸟,高新区北胡,2016年4月

6、一条包裹起来的河道,市中区南外环,2017年8月

7、通往垃圾场的路,高新区汉峪2016年5月1日

8、池塘边的建筑垃圾,历城区东陈,2016年4月

9、覆盖绿网的渣土堆,高新区南胡,2016年3月

10、雨后的积水,高新区北胡,2016年7月


11、覆盖绿网的拆迁废墟,历城区前王,2017年7月

12、渣土堆生长出大片小雏菊,高新区北胡,2016年6月

13、长满绿植的山包,市中区南外环,2017年8月

14、雪后渣土堆,历城区石门,2016年11月

15、山地上遗留的祭品,高新区汉峪,2016年4月

16、拆迁中残存的墙,历城区神武,2016年3月

17、准备施工的车辆,历城区华山,2018年6月

18、部分裸露的尘土被风吹起,高新区汉峪,2016年3月

19、雾霾中的渣土地,历城区石门,2016年12月

20、无家可归的狗,历城区神武,2016年3月

21、农民准备烧荒开辟菜地,高新区北胡,2016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