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27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典藏作品

《毛家工业园》——宁舟浩

作者自述

毛家庄村位于济南市郊区黄河岸边,是一个人口不足500的普通小村。村里不到800亩的土地上建了80多家家具工厂,村民对外更愿意称这里是“毛家工业园”。
大约20年前,农闲时在城里打工的几个村民带回了家具制作手艺。随着良种、农药、化肥、机井和农业机械的逐渐广泛应用,农民在耕地上的实际耕作时间越来越少。如今,每个家庭每年只需要在土地上工作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可以获得不错的收成。伴随着周围城市快速发展和旺盛需求的带动,毛家庄村生产的家具产品销售到方圆几百里,给村里带来了可观的财富,也让村民摆脱了人均1.3亩贫瘠耕地的束缚,一个当年勉强温饱的村庄逐渐变成了全镇最富裕的地方。

如今在毛家庄村,农业收入仅占家庭总收入的很小比例。家里是否有工厂,是否出租厂房,子女有几个在外打工成了财富多少的直接标志。为了提高工厂产能,村民们在住宅和道路周围见缝插针地建满了厂房和工人宿舍。然而,村里的道路、电力、给排水等公共基础设施的不足及工厂生产带来的污染问题和安全隐患,也开始让村民感到不满。能在城里买房的村民成了大家羡慕的对象,村民期望未来能够在改善生活环境的情况下进一步扩大生产经营规模,使毛家工业园焕发出新的生机。

推荐人语

宁舟浩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他善于用手中的相机去挖掘那些发生在我们身边,但往往又容易被忽略的看似平常与平凡的故事。

宁舟浩从济南郊区黄河岸边一个贫瘠村子的家长里短中,敏锐地意识到时代的进步、社会发展给村子带来的变化……村外的黄河奔腾不息,处在省城边缘的人口不足500人的普通小村庄里同样经历着商品经济带来的冲击。

宁舟浩的摄影语言很精彩,尺度把握得体,与题材的选择极为和谐。这里没有亢奋激昂的“演讲”,有的只是语调平缓、极具亲和力,又不失一些幽默的影像语言。宁舟浩的故事里,瞬间的把握,光与影的构成,都是一些揭示主题不可或缺的“有意味的形式”。

宁舟浩精彩的摄影语言来自于他多年默默地采撷。他常常开着自家车穿过闹市,来到母亲河畔的村子,或静坐一隅观察思考,或混迹街头巷尾倾听了解……久而久之与村里的各色人等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他清楚从毛家庄到毛家工业园的变迁及发展历程,也认识到了其中所存在的问题、缺陷与不足,因此,故事才显得生动、可信与精彩。(侯贺良)

评委评语

有些照片,我虽然很喜欢,却没投票,因为觉得与纪实摄影对不上;但宁舟浩这组的《毛家工业园》,我不仅喜欢且追着投票。这不仅是其影像诱人,更是因为他以一个普通小村的变化为切入点,逼近式地记录从乡村到城镇转化的历史过程,这是我们这个时代中国正在进行的大事。

一个个细节、一个个场景,不管画面里有人无人,但镜头背后始终都透着变化和矛盾,这组照片多角度的一再折射:产业结构正在向非农业的转向;小村的空间结构变得相对集中;经济迅速发展中也有新问题层出不穷;以往的闭塞不断受到外界挑战且无法回避……

这种不回避不粉饰不虚头晃脑的摄影,逼人思考,是一种担当!

摄影的类型,有许多种,各有各的主张,但与时代连接,纪实摄影当之无愧!社会纪实摄影,最重要的就是,要折射出当下,无论辉煌或残酷。(雍和)

迎亲车队驶向毛家村,带头的悍马车小心地穿过水泥路障。这些路障是为了阻止大型卡车驶入保护村路而建。

村民试图搬开路边堆放的砖块,以方便卡车通行。由于村内建设缺乏规划,导致村路曲折狭小,稍大的车辆无法在村中行驶。

工人正在打磨人造石,制作整体厨房的台面。切割、打磨人造石产生的粉尘不仅是工人健康的大敌,还会给周围的住户和工厂带来二次污染。

在村东头一家喷漆作坊里,一位女工正在为客户复制一位当代艺术家的雕塑作品。

春节过后,工厂纷纷挂出招聘工人的告示。

随着良种、农药、化肥、机井和农业机械的逐渐广泛应用,每个家庭每年只需要在土地上工作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可以获得不错的收成。

清晨,迎亲的车队穿过村子东侧的麦地。迎亲车队中汽车的档次和数量与男方家庭的财富多寡及社会关系成正比。

巩胜利开着自己的奇瑞轿车下地干农活。在毛家村,超过半数家庭拥有轿车,轿车早已不是奢侈品。

几位年长的村民应邀观看村里第一台3D立体电视。

村民投票选举本村的党支部书记和村长。

葬礼上,跪在路边行谢客礼的孝子贤孙。

阴历十月初一,巩爱良和妹妹来到祖坟前祭奠祖先。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霓虹灯来自邻近的冯塘村即将竣工的商品楼盘“冯塘名郡”。

几乎每天傍晚,小黄都要用自己的机动三轮车将白天生产的沙发运过黄河大桥,送到城里的商铺出售。

一对进城游玩的情侣走在回村的路上。

村民早已接受婚礼上的白色婚纱,但还是要求新娘按照传统披上红色盖头。按照当地风俗,在婚礼上响亮的锣声和新娘手持稻草能够避免未来的灾祸。

宴会上,请来助兴的男演员演唱流行歌曲。

两个工人利用午休时间,在村西头小商店内简陋的网吧里玩网络游戏。

参加婚宴的年轻人。

来自重庆的工人唐坤(左)和弟弟唐海林在亲戚的沙发厂打工。进城游玩前,兄弟俩特意打扮了一番。

91岁的董光英去世后安葬在自家的麦地里。

午后,蜷坐在草地中的男孩在看远处的联合收割机收玉米。

腊月里,村民们在尚未启用的厂房内排练舞龙。村民们相信在春节期间舞龙能保佑全村平安并带来财富。

在毛家村打工的19岁男孩T,15天前通过QQ认识了在附近打工的18岁的女孩X。七夕那天,男孩给女孩买了毛熊和玫瑰,在国道旁边的旅馆里共度他们的第一个七夕之夜。

工业污染带来的雾霾不仅影响到大城市,也波及到毛家村。

村子西侧一块盐碱土以每亩地每年300元的价格出租给城里的老板。几年后地价飙升,村民都说这桩买卖搞亏了。

镇上的卫生村检查过后,村里第一次配备了生活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