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1日

收藏本站 登录|注册

文章详情

典藏作品

《启示》——贺肖华

作者自述

万物都有灵魂!我关注那些有特殊意义的人造之物,它们或正立于街头,被人观赏;或置于高堂,被人把玩;或囿于变态者之手,被人蹂躏;或弃于巷尾、垃圾场一隅,与苍蝇、臭鼠为伴。它们或现实或梦幻或精灵一般,更像是一个容器,承载着我们这个时代个人与社会的梦想、故事、欲望、体温……充满象征、隐喻,甚或讽刺与批评。

这次甄选出的是一些“动物”,这些人类沉默的朋友,活着的时候,他们是食物、宠物,被人主宰。在现实里痛快地剥夺之后,我们又“真诚”地复制它们,使之成为我们的生活品,或图腾,或符合、满足我们精神上的意淫之需,暂缓孤独之痛……问题是,人类常常愚昧狂妄地对待同类,我们因此也会成为“物”,被把玩,被遗弃,被流放,被糟蹋蹂躏。人类有时是那么可笑,我们注定要恋物,那些物真的安放了我们不安分的灵魂?物无常,人生无常。肉身在状态的变迁中,结束旧生命,开始新旅程。

我是一个“二手巫师”,摄影是我的招魂之器,影像是我的道场。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推荐人语

贺肖华的《启示》是在系列作品《它界》基础上的延伸。正如贺肖华所说:因为各种原因,人们普遍性存在一种缺失快乐、幸福、自由,没有存在感。何处是我们情感和灵魂的家园?人类应该有着怎样的存在,应该有着怎样的发展,怎样才能获得真正的快乐与自由?在最终选择回归自身、关注与个体生命、生活体验相关的这些节点上,他有这样一些比较敏感的空间,包括:存在与消亡,生命沉重悲苦,人类有时很可笑,万物都有灵魂以及世界的本质就是物的形态和能量不断的转变和转换。

《启示》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提炼出了一种似是而非的生命能量,将人类的命运借助和动物(即便是人类“创造”的动物)的关联凸显其荒诞性。也正如贺肖华所说:生活中,我选择用轻松幽默、乐观的态度来对抗现实的悲苦、沉重,更想用喜剧的方式来表达悲剧,希望在调侃中完成批判性。“生活中有一千个原因使我们哭泣,那我们就寻找一千零一个理由让自己欢笑”。(林路)

评委评语

贺肖华意图揭示叶公好龙不仅仅是人类的普遍本性,而且这种虚伪贪婪与骄妄蛮横早已深入骨髓。动物是人类灵魂的投影。我们用动物做生肖,用动物比喻人的性情。我们童年伊始的玩偶是动物,最初的视觉教养也始于动画片,《鼹鼠的故事》《猫与老鼠》《米老鼠与唐老鸭》之类,甚至伴随我们终生,滋养我们终生。但是,我们欣赏和汲取的似乎只有“动物性”,而对“动物”本身,则处处是杀戮盘剥,无所不用其极。殊不知我们对待动物的态度,正是我们对待自己的态度。这种为我们刻意盲视的关系扭曲诡异,却真实存在,正如这组照片所揭示的一样。

与传统的纪实摄影相比,这组照片在表现手法上显然往前跨了一步。异质同构造成的非现实感和疏离感正是观点与立场所在。作者对色彩重量感和色调情绪感的一致性把握,让整组照片不仅在视觉上具备了极高的完成度,而且体现了作者从内容到形式的深思熟虑。(孙京涛)